首 页|文艺新闻|娱乐资讯|经典文学|书画长廊|摄影天地|艺术名家|民间文艺|艺术在线|文艺视频|山东各地|纪实专题|齐鲁风光
   位置: 山东文艺网 >> 纪实专题 >> 人文 >> 正文
李焕民:我这一生与藏族人民结了缘
 更新时间:2017-12-29 13:38:28  点击数:595
  1951年我到了西南局组织部,领导说:“西藏在修路,目前没有美术编制,《新华日报》要人,你去那里”。我想《新华日报》是西南大区报,覆盖云、贵、川、藏,今后会有机会去西藏的。
    《新华日报》美术组组长是李少言同志,副组长是牛文同志,他们都是抗战时期的老版画家,政治上强,又懂艺术,在他们的领导下,我进步很快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《新华日报》下属有一个《大众画报》社,结合当时的土地改革、抗美援朝、“三反”、“五反”等运动用图画进行宣传,没有摄影,只能靠几位青年美术工作者自己采访,自己编连环画提纲,自己画。《大众画报》半个月一期,每期要四五十幅作品,发行50万份,很受欢迎,也很锻炼人。我任《大众画报》美术组副组长,两年多的日夜奋战,使我初步掌握了美术创作的规律。
    直到1953年我才有机会与牛文同志一起进藏。牛文是老红军,在内地他是领导干部,到了藏族地区就“一无所有”了,没有汽车,没有翻译,只能蹲在公路上拦车,好不容易拦下一辆,司机探出头来骂道:“你们找死呀!”一踩油门开走了,我们灰头土脸地继续拦。公路以外就是农奴制社会,到寨子里去,有些藏族群众会把狗拴住,让我们进去。有些主人没有拴狗,藏獒就扑上来了。画人说是画走了灵魂,画风景,说是画地图,没办法,只好向上级写报告要求“挂职”。很快报告批了下来,牛文同志任甘孜县营官区委机关党委书记,我任学习委员,从此我们和基层干部一起到藏族人民中去,宣传党的民族政策,培养积极分子,发展党员,配合医疗大队为群众看病,用自己的真心和行动取得人民的信任。
    经过半年的忘我投入,我交了不少藏族朋友,尤其像“支前模范曲美巴珍”这样的一代新人,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从农奴制度的绝境中爆发出来的巨大生命力。这种生命力令我魂牵梦绕。从此,我把藏族地区当作自己的创作基地。60年来,只要有机会我就去西藏或四川甘孜、阿坝深入生活,多则半年少则两个月,去过20多次,哪怕是高原缺氧、塌方、泥石流,大雪压垮帐篷,狂风吹跑画具,夏天陷入泥坑,冬天困在唐古拉山顶,住雪洞、地窝子,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也没动摇过。可以说,我这一生与藏族人民结了缘。
    作为一个美术工作者,我庆幸生长在这个伟大的时代,亲身经历了西藏从封建农奴制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变革,也经历了改革开放以后西藏的腾飞,时代教育了我,藏族人民哺育了我,我也用尽全力去表现这个时代,塑造这个时代藏族人民的精神风貌,我的真诚反映在我的作品之中。
    《藏族女孩》——
    藏族孩子身上特殊的“味道”
    我们在藏族牧区深入生活时,住在小帐篷里,常有藏族小孩来看我们,他们靠在帐篷门口并不进来,想去抱他们,他们就跑了,有一种“矛盾的魅力”。这些孩子四五岁就帮助大人干活了,朴实、听话、乖得很,对新鲜事物既好奇又腼腆,有一种特殊的“味道”。这种“味道”很令人着迷,闭上眼睛就会出现。我就像是“怀了孕”,为给“胚胎”增加营养,我观察过很多孩子,直到她最后脱离“母体”而独立“生存”。
    这中间也走过弯路,总想给画中的孩子找个理由,她在看什么?勘探队?医疗队?画了很多道具,结果孩子成了配角。艺术创作越想说明,就越说不明,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。我不是就对这孩子身上的“味道”感兴趣吗?就画孩子靠在画框子上,看外部世界就行了,没有人会追究她看什么,抖落一切多余的东西,用最洗练的刀法刻画出鲜活的灵魂,才是艺术的真谛。
    素材、题材都是为创造艺术形象服务的,艺术形象往往会大于主题,典型形象是时代的反射。


发表评论   告诉好友   打印此文  收藏此页  关闭窗口  返回顶部
山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
山东视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设计制作
文艺热线:15863879888  文艺QQ:2285831333 
投稿邮箱:sdwenyi@126.com 
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  备案号:鲁ICP备07004993号   [管理]